谭玉龄

编辑:新春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9 09:06:26
编辑 锁定
谭玉龄(1920年—1942年8月14日),溥仪祥贵人,满族贵族出身,原姓他他拉氏辛亥革命以后,改姓谭。
1937年,溥仪对婉容不满并打入冷宫,为了有一个必不可少的摆设和玩物,由亲属介绍当时正在北京中学读书的谭玉龄来到长春与溥仪结婚,住在缉熙楼楼下西侧。溥仪封她为祥贵人,当时溥仪32岁,谭玉龄17岁。谭玉龄入宫后与溥仪的关系很好,深受宠爱,溥仪经常叫侄媳等女客陪她散心。谭玉龄聪明能干,温顺贤惠,待人接物十分稳妥。但与溥仪过了5年如漆似胶的日子后,22岁的谭玉龄却一命呜呼。关于谭玉龄的死,至今还是个谜[1] 
中文名
谭玉龄
别    名
祥贵人,他他拉氏
国    籍
中国
民    族
满族
出生地
北京
出生日期
1920年冬
逝世日期
1942年8月14日
封    号
祥贵人

谭玉龄人物生平

编辑

谭玉龄家世显赫

谭玉玲出身满族贵族,原姓他他拉氏,辛亥革命
谭玉龄 谭玉龄
后按“音转”关系改姓谭。1937年初,被介绍给溥仪时她才17岁,正在北京的中学堂里念书。
伪满皇宫博物院收藏的照片中,清晰地看到当年谭玉龄少女时的模样:一个满脸稚气的初中女学生站在花园中的“月亮门”前,梳着齐脖短发,穿着上世纪30年代流行的短袖旗袍,白皙的脸上微露笑意。
照片的背面,是溥仪亲笔写下的几个字:我的最亲爱的玉玲。字体工整而秀气。

谭玉龄入宫受封

1937年,溥仪为了表示对婉容的惩罚,也为了有个必不可少的摆设,另选了一名牺牲品谭玉玲。
谭玉玲那年只有17岁,正在北京的中学堂念书。按祖制规定,清朝皇帝的妻妾分为皇后、皇贵妃贵妃贵人常在答应等八级。玉玲被“册封”为“祥贵人”,是皇帝的第六等妻子。谭玉玲进宫后,溥仪立命腾出原为召见室的缉熙楼一楼西侧几个房间归她使用。在谭玉玲的卧室中,南窗下摆着一张双人用沙发软床,床前挂着芭蕉叶式的幔帐,靠北墙放着一张赐宴用的小桌。布置典雅、大方。
谭玉玲入宫后与溥仪的关系很好,深受宠爱,溥仪经常叫侄媳等女客陪她散心。谭玉玲聪明能干,温顺贤惠,待人接物十分稳妥,深得溥仪的喜欢。从1937年入宫,到1942年谭玉玲病逝期间,谭玉玲始终和溥仪恩爱有加。
溥仪很喜欢摄影,有人曾根据宫中散落的照片进行统计。据说数千张照片中,皇后婉容露脸的只有8张,而谭玉玲的却有33张之多,可见溥仪爱情之所在。溥仪确实很喜欢谭玉玲,直到这位皇帝成为公民后,还将玉玲的照片贴身携带。

谭玉龄丈夫溥仪

清逊帝爱新觉罗·溥仪(公元1906—1967年),字浩然,取孟子“吾善养吾浩然之气”之意。英文名Henry Pu Yi,满族。醇亲王奕譞之孙、载沣长子。光绪死后继位,是清朝的末代皇帝,是清朝入关后的第十位皇帝,患有男性不育症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经过改造成为新人,后因患肾癌而去世,享年61岁。火葬,骨灰安放于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侧室,总理指示移放于正室,后又移葬华龙皇家陵园

谭玉龄死因成谜

1942年8月13日,谭玉玲患病,经过治疗没有好转,“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叫来当时长春市市立医院的院长-----日本医生小野寺为她治疗,猝然去世,年仅22岁。她的死,在当时就是一个谜。有说“伤寒”者、有说“膀胱炎”者、有说“感冒”者,还有说是消极治疗所致、有说是错用药毒死的。就此,还生出关于“谋杀者”的动机等等传言。王文锋研究员认为,种种说法只能是猜测,现在看来,已是无法解开的历史悬案!
而溥仪则始终认为是日本人害死了谭玉玲,这一点溥仪后来远东军事法庭受
谭玉龄 谭玉龄
审时出来举证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:对于谭玉玲的离世,他一直不说,忍在心中,不露声色。一直到1946年8月19日,溥仪在日本东京国际军事法庭上第二次出庭做证时才说出来。他当时讲着讲着,突然脸上现出了悲哀的神色,语调也缓和了下来,顿了一下,悲愤地说:“我的爱妻被吉冈中将害死了”。他指的爱妻就是谭玉玲。听到这话,全场都沉静了下来。溥仪说:“我的妻子当时二十三岁,我俩非常和睦,她常常对我说,如今不得已,只好忍耐,等到自由的日子到来,再从日本人手中收回满洲。然而,她竟被日本人害死了!”溥仪讲到这里的时候,语调已从悲哀转为了愤怒,他用手连续地击着台子,吼叫着:“我知道是谁干的,就是吉冈中将。”溥仪的这番话震惊四座。多少年后,溥仪在写《我的前半生》时,同样坚持这样的观点:“她的死因,对我至今还是一个谜。她的病,据中医诊断说是伤寒,但并不认为是个绝症。后来,我的医生黄子正介绍市立医院的日本医生来诊治。吉冈这时说要照顾,破例地搬到宫内府的勤民楼来了,就这样,在吉冈的监督下,日本医生给谭玉玲进行了医治,不料在进行治疗的第二天,她便突然死去。”

谭玉龄后世纪念

编辑

谭玉龄隆重葬礼

祥贵人谭玉玲的丧礼极为隆重,整个长春市无人不晓。到了这时,许多老百姓才知道皇上还纳过这样一位贵人。
谭玉玲死后,溥仪追封谭玉玲为“明贤贵妃”,并择定“吉日”举行了“册封”仪式,亲自书写了“封谭玉玲为明贤贵妃”的谕旨。载涛从北京赶来主持丧事,溥仪又命家族和亲族人员载枢、毓慜、裕哲、恒润、润良、赵玉抚等为灵前穿孝人员。
整个葬礼过程,尽显皇家风范。如“奉移”时的队伍,依次是:警卫(双行)、喇嘛和尚、册亭、宝亭、奉送者(双行)、影伞、都盛盘(双行)、提灯(双行)、大升(两旁警卫)、内廷奉送者(双行)、警卫。数以万计的长春人围观了这“奉移”盛况,抬灵人大部分是身材魁梧的河北沧州人。一起灵,便在前杠上放一摞银洋、两碗白酒。其前有一人敲木鱼领步,数十名抬灵者走一个步点,一板一眼,毫无错乱。因此,前杠上的银洋不散,白酒不洒。
谭玉玲死后先停灵于西花园的畅春轩,9月2日“奉移”厝于般若寺,而且一直安放到伪满垮台。在这个长时期中的祭祀,称为“暂安所祭祀”。溥仪在逃亡中,甚至被俘后,也没有忘记停在长春般若寺内的谭玉玲的遗体。后来直到自己逃亡大栗子,被苏联红军押解时才知道自己已经无力保护谭玉玲的遗体了,才辗转吩咐族人将谭玉玲的遗体火化。
他始终保存的纪念品,就是本文开头时提到的那张背面写着“我的最亲爱的玉玲”的照片,他把它藏在皮夹子里贴身保存着。

谭玉龄骨灰归位

1945年10月谭玉玲遗体火化后,骨灰运回北京,安放在溥修南官房的住所小东房。溥仪特赦后,便把谭玉玲的骨灰盒接到自己家里。
后来溥仪再婚,溥仪让当时的妻子李淑贤看过谭的照片,却没告诉她还有骨灰的事。有一次,李淑贤在溥仪存放杂乱物品的小屋里看见一个木匣,就问溥仪是什么,溥仪告诉她,是谭玉玲的骨灰。后来李淑贤经常做梦,有时竟吓出一身冷汗,连褥单也湿了。溥仪这才决定把谭玉玲的骨灰盒送到侄儿小瑞(毓嵒)家存放。[2] 
1994年溥仪的侄子——爱新觉罗·毓嵒先生乔迁新居,经过慎重考虑,有关单位和部门也有收藏谭玉玲骨灰的愿望,毓嵒先生几经思索,最后将谭玉玲的骨灰存放在了谭玉玲生活了五年的故地----长春的皇宫,如今的伪满洲国皇宫博物院,谭玉玲的骨灰被精心收藏至今。
1967年末代皇帝走完了他传奇的一生,骨灰安放在八宝山,生前,溥仪有意把谭玉玲的骨灰与自己死后合葬,但当时的环境无法使谭玉玲同溥仪安放在一起。
2006年9月2日,根据溥仪生前的遗愿,爱新觉罗的族人将存放在长春伪满皇宫的谭玉玲的骨灰领回,将与溥仪合葬在河北易县华龙皇家陵园,末代皇妃谭玉玲终于与阔别64年的丈夫(末代皇帝溥仪)长眠在一起了。

谭玉龄相关评价

编辑
傅艺伟版 傅艺伟版
“宫廷学生”毓之妻杨景竹写的回忆文章中提到对谭玉玲的印象;
祥贵人,1.6米左右的个头,体态苗条,在那五官端正的凸形脸上,只见长长睫毛下,有双不大不小的眼睛忽闪忽闪的,头发是火剪子烫出的大卷,双耳都戴着玉坠,穿一身苹果绿颜色的丝绒旗袍,这一些更显出她裸露在外的面部以及手臂皮肤的白嫩与细腻。从杨景竹的回忆录中,还可以看出,谭玉玲是一个心地善良、性格温柔的女子,不摆皇妃架子,礼貌待客,对下人十分和气。溥仪有时受了日本主人的气后,回到寝宫心情烦闷而又暴躁,往往无缘无故地对谭玉玲大发脾气,有一次甚至把“祥贵人”身上穿的旗袍撕得粉碎。对此谭玉玲不仅能够忍耐,而且还宽慰丈夫,使他心平气和下来。
溥仪 溥仪
溥仪没有想到,过了5年如漆似胶的日子后,22岁的谭玉玲却一命呜呼。关于谭玉玲的死,至今还是个谜。
当时在宫廷中的毓先生的回忆,提供如下情况:
溥仪的第三个妻子叫谭玉玲(初封“祥贵人”,死后封“明贤皇贵妃”),身患膀胱炎,引起症。经吉冈推荐。满铁医院小野寺院长前来治疗。据说,小野寺来时和吉冈在内廷候见室谈了一个小时的话。然后进入内廷“辑熙楼”的玉玲寝室内诊治。不料经注射后不到天明即行死去。人们都说玉玲之死是吉冈所下的毒手。因为早在婉容精神失常以后,吉冈就向溥仪提议选一个日本女人入宫。溥仪推说已在北京选好,不久即将接来,这就是谭玉玲。吉冈当时虽然不满,但也不便过分干涉。恰好玉玲有病,遂下此毒手。
“吉冈”就是在皇帝身边监视他一举一动的“御用挂”,他的全名是吉冈安直中将。谭玉玲是否确系吉冈所害,众说纷纭,没有更多的证据,溥仪对此也深表怀疑。

谭玉龄相关影视

编辑
郭霄珍版 郭霄珍版
1984年电视《末代皇帝郭霄珍饰演谭玉玲
1985版电影《末代皇后傅艺伟饰演 谭玉玲
2002年电视《非常公民李佳璘饰演 谭玉玲
日本电视剧《流转的王妃伊东美咲饰演 他他拉贵人(谭玉玲)
2015年电视《末代皇帝传奇》袁冰研饰演 谭玉玲
2015年电视《东方战场韩一菲饰演 谭玉玲
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人物